感谢导演对苏打的肯定

RT

@活弁電影倶楽部: 专访<笨蛋太郎>导演大森立嗣 in TIFF2019:菅田将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,但从来不会得意忘形》 专访大森立嗣:菅田将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,但从来不会得意忘形

由新人YOSHI主演,菅田将晖&仲野太贺共演的电影<笨蛋太郎>在去年日本电影界颇受争议,社会学家宫台真司盛赞本片为近年来最惊艳的社会派作品,也有不少影评人对大森立嗣的电影构成颇有微词。本作最终位列2019年电影旬报年度第16位。以下是我们在东京国际电影节对大森立嗣的专访!

活弁:首先想问您【笨蛋太郎】的制作经过。

大森:这是我的处女作【锗之夜】上映之前我就开始写的剧本,到现在才有机会拍摄。

活弁:为什么到现在才拍摄呢?

大森:很偶然。在我的心中,日本败战了,有很多人在这场战争中逝去,为了忘记这个经历,日本开始进入了经济上的高速发展期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觉得日本人是不是忘记了一些对于活在这是上来说很重要的事,我是以我的这个感受写的这个剧本。

活弁:哪怕过了20年,在现在这个时代,这个剧本还是适用的。

大森:是的。这是因为怎么说呢。如何面对死亡是很重要的。人虽然不是动物,但是作为一类生物,这个人是一类生物的大前提,在经济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似乎被渐渐的遗忘了。虽然日本在战后有遇到了很多是事,像是阪神大地震,美国的911事件,福岛的原爆事件等,尽管经历了这么多人的生死,但是我还是觉得日本没有太大的改变,所以哪怕是现在,这个剧本也能公映。

活弁:您最初写这个剧本的时候,是以20年前中国的非法移民为背景的吧?

大森:是的。

活弁:您那时对中国的非法移民很感兴趣吗?

大森:与其说感兴趣,怎么说呢,虽然在日韩国人很多,但是日本可以说是单一民族,所以从中国来了很多非法移民的时候,我很激动,感觉来了很多外来世界的人。如何与外来人口相处是我当时的主题,像片中出现的残障人士呀团地的住民等,对他们来说都是异类的存在,如何和“异类”相处,缩短大家的距离,大家都不是很懂。所以从这方面来思考,我以前以非法移民为背景写了剧本。

活弁:过了20年,完全变了吧?

大森:是的,完全变了,变得完全不一样了。

活弁:很多国家的人都来日本了吧。

大森:是的。关于这点我从很久以前我就觉得会变成这样,也很希望有世界各国的人能够来日本。关于这一点日本人只能选择包容,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与自己想法不同的人,如何面对解决这些问题,是我们需要慢慢思考的,日本人没办法马上容纳这些想法。

活弁:之前濑濑导演来了我们节目(请关注活弁Youtube官方频道),也聊了聊【笨蛋太郎】,最初先聊了【小丑】,然后大家都说和【笨蛋太郎】的主题很接近,您看了【小丑】吗?

大森:看了。说实话觉得也不过如此。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我也看了他的采访,但觉得他的感情发展太具有逻辑性了,太逻辑的后果就是,人物完全没有深度。小丑的话应该更有小丑的感觉,像谜一般,我很期待这方面的描写,但他为什么要告诉大家母亲的事,拍的那么清晰,说了一堆大道理,太无趣了,还有台词也是。我希望能表现出超越理论的后的恐怖,所以去看了这部作品,但没有让我得到满足。

活弁:电影中还有一个很关键的要素就是枪,枪和少年,枪的话从传统观念来说是暴力的象征。去年东京国际电影节期间武正晴导演的【枪】也有上映,我也采访了他,武正晴导演说总之枪很恐怖。在【笨蛋太郎】中枪也是暴力的代表,但是我觉得还有相反的意思,导演您是怎么想的?

大森:枪这个词,在现代日本社会,这个推崇甘地思想的社会环境下,而且又没有要射杀的对象的国家中,在电影中也有提到,枪很重,虽然很重,但是能给人一种很奇妙的力量,好像能够破坏一切的力量。大家都从伦理的角度呀道德的角度来看待枪,我不这么认为的,或许将枪看为一种装备的话可以从道德的角度来衡量它,但是我的话,更觉得枪是一样将人从伦理道德中解放出来的道具,在某种传达表现中,将自己从一个既定的框架中释放出来,将自己的某些天性解放出来,我认为是这样的道具。

活弁:接下来想问问您选角的问题,YOSHI君真的很棒,刚刚我在外面也看到他了,变得更帅了,这次是他第一次演戏吧?您有进行演技指导吗?是通过海选选出来的吗?

大森:不能说是海选,就是见了几个人,他在这些孩子中是让我觉得最有魅力的。总之他让我觉得很自由,15岁的孩子是最容易被社会化,变得很懦弱,但是他的话能够保持着自己的天性和大人接触,这让我觉得很魅力。

活弁:片中还有菅田将晖和太贺两位新生代演技派演员,在片场有和YOSHI桑有在演戏方面的摩擦吗?还是大家都很意见一致,拍的很开心呢?

大森:因为这次YOSHI是主角,所以我想要能完全发挥YOSHI魅力的片场,现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都知道我的意图。为了突出YOSHI,就算我把我的想法或者菅田君的想法强加在YOSHI身上,他也会跟我们说他没办法完成的,所以我就让YOSHI自由发挥,我再努力的把他的表演加入电影中。

活弁:菅田将晖现在在中国也很有人气,他拍了很多商业作品,还在创作音乐,同时还参与像类似本片这样的艺术作品,请问您怎么看菅田将晖这位演员?

大森:他并没有给自己拍卖座的电影,唱歌,自己设计衣服,或者拍我们这种地位的电影划线,反而是媒体自作主张会给他归类,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直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自己感兴趣的事。我对他的印象是在片场比任何人都努力,哪怕那么有人气,拍了很多由他主演的电影,但是他只是比任何人都要认真,从来不会得意忘形。

活弁:最后想问问导演关于中国的事,导演您的作品也时不时的会在中国的电影节上上映,在上次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你的三场放映会都全部满场,您对中国本土的作品有什么看法吗?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中国导演?

大森:我对贾樟柯比较感兴趣,我之前有去看他的作品,而且我们年龄也差不多,他对镜头的把控虽然不能说和我很像,但是我很能理解他想拍摄的东西,作为同一时代的人,他也在中国奋斗着。

活弁:贾樟柯导演的话,经常去参加海外的电影节,导演您呢?除了东京国际电影节,会不会想去参加欧洲呀美国的电影节?

大森:想是想的,没人叫我啊…还有时间点的问题,刚开始我是很想参加的,但是现在上年纪了,对自己越来越放松了。


采访:xxhhcc

摄影:菊地阳介

翻译:Ruby

关于本片更详细的作品论述,烦请墙外观看活弁Youtube频道

“森直人 对谈 大森立嗣”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9JLUCbo_5v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